追蹤
黛安娜‧不一樣
關於部落格
with a delightful taste in life
  • 7447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Chelsea出生那一天

說計劃趕不上變化是因為懷孕時我不斷的想著如何勇敢面對自然生產、我一定會自然生產等等,沒想到因為難產最後被推進手術室,這就是所謂的變化。雖然過程很痛苦,但現在想起來也有許多好笑的事可以分享。


好啦~現在就把去年在醫院的一切攤在陽光下吧!

2010年10月22日我睡到快中午的時候好朋友愛咪打電話來問我到底肚子有沒有動靜,還順便找我去腳底按摩,結果電話聊一聊我突然感覺到腿間有一股熱流..."ㄟ!我好像破水了耶!不和你去按摩囉!我要去醫院啦~呦呼!"


把身旁的艾登搖醒,我從容的去浴室沖一沖身體,兩個人就叫了部計程車去醫院,一路上我們還很興奮的討論delay了一星期多的雀兒終於要出來和大家見面囉!


到了醫院只有我一個產婦,所有的護士都跑來招呼我,我還沒落紅也沒陣痛,一派輕鬆的躺在待產室讓護士在我肚子上綁測心跳的儀器,在等醫生來看診之前我又打電話給一些朋友,開心的通知大家雀兒即將報到的好消息。



結果醫生進來看了看後告訴我因為我的羊水已經破了卻還沒有宮縮的徵兆,所以要讓我打催生加速進入產程。當然醫生講的話我都乖乖的聽,只要能快點見到雀兒,要我做什麼都願意。事後回想起來,催生真是件可怕到了極點的事!但是我一點也想不起來有誰告訴過我催生針會讓陣痛痛到痛不欲生。



我坐在生產球上想要減輕陣痛帶來的痛。後來忍了很久還問護士我可不可以唉出聲來,一經允許我就肆無忌憚的大叫了起來,叫到護士不忍心看我這樣,還去中醫科找醫生來幫我按穴道減輕疼痛。




艾登在旁邊說笑話和買東西來給我吃喝我都沒心情去理了,和一個小時前大講電話大聲談笑的情景截然不同,而且我只要聽到那個打催生劑的儀器"嗶"的一聲,我就開始痛苦的哀嚎,因為沒多久後就又會開始陣痛。


除了痛苦的催生劑之外,另一個讓我痛不欲生的就是內診。醫生或護士隔一陣子就會來檢查看我開了幾指,我已經痛的冒冷汗了還要被"翻看"下體,痛的我大聲求饒。(我真的很會叫哩~也超級怕痛的!)醫生和護士還說要"幫我"快點開指,我只有一直喊"不要、不要、不要..."眼淚直流。



很不幸的我的宮縮只有在打催生劑時才會規律的出現,而且宮縮的頻率雖然達到醫生的標準,我卻遲遲不開指。中途醫生有讓我停下來休息一下,但是再不快點開指雀兒就會因為缺少羊水而出現問題,所以我反反覆覆的不停打著催生劑,痛了10個小時有。 


半夜快1點時我昏昏沉沉的被通知要推進產房了,意識有點半模糊的我終於有鬆一口氣的感覺,沒想到接下來仍是另一階段的痛苦折磨....


其實雀兒面部朝上,胎位不算正,但是醫生說宮縮可能可以造成寶寶的身體翻轉,就會比較好生出來。我進了產房只有兩位助產士和艾登在裡面陪我,畢竟生孩子這回事還是要靠自己,醫生好像都是等到最後寶寶頭出來時才會出現。催生劑仍是不斷的注射,護士要我開始拉梅茲呼吸法,說真的在痛得頭昏眼花的時候根本跟不上護士數的拍子,反而搞得我更心煩意亂。



艾登盡責的在旁邊握著我的手,當然另一隻手就不停的拿相機幫我記錄。其實我痛到有點不爽被拍,因為愛漂亮的我在這種時候還是不想被拍到狼狽的模樣,但艾登不斷的說服我說這是神聖的一刻!(我真驚訝當時我沒有罵他ㄟ~)


雖然我痛到不行但某一方面我的神智還算清楚,我的眼角瞄到兩個助產士走到一邊去竊竊私語,我還大聲的問她們"為什麼要講悄悄話?!為什麼要皺眉頭?!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我很緊張,對四週的一切都很敏感。


後來我們一直要求醫生進來看,醫生指導助產士協助我、幫我壓肚子把孩子"擠出來"。她們要我吐一口10秒鐘的氣然後她們一邊壓我的肚子,我很努力的都吐到20秒,每一次的用力都像是生命被我擠到了盡頭,緊閉的雙眼已經看到了莫名的白光。


不知道反覆了幾次,我的身體已經有"殘破不勘"的感覺了,我求艾登拜託醫生讓我剖腹,我知道雀兒出不來了。


根據艾登自己說,凌晨3點多臨時招集所有醫生緊急幫我開刀,醫生拿了一堆手術同意書給他簽,他的心裡有股涼涼的感覺,閃過一幕電視上常常看到的"媽媽和孩子兩個只能選一個"的畫面。(我們夫妻倆還真的蠻有戲的)


我記得自己的床被推進手術室,醫生要我自己把衣服都脫光,然後還要光著身體自己爬上手術台,我身體裡還殘留著催生劑不斷的繼續陣痛,每一下我都覺得要我的老命。


麻醉師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在我的脊椎上找適合注射的點,打了麻醉後我終於真正的可以閉上眼休息了,但沒多久因為對麻藥的反應我就在手術檯上把白天吃的東西給吐了出來(誰知道我會上手術檯呢?)。其實我只有半身麻醉,但我真的好想好想能好好的睡上一覺,所以除了雀兒從我肚子裡被拿出來那一刻,我都是半昏睡的狀態。



手術順利的結束了,雀兒是張著眼睛被拿到我的身旁和我四目相望的。艾登說她被推出來的時候哭得好大聲呀!聽了真感動~但我被推出來時因為麻醉藥的關係全身抖個不停,後來還發燒發了兩三天。


這就是當初我說的"媽咪全餐"(自然產+剖腹產),今天一股腦的把過程都敘述出來滿足一直問我的朋友的好奇心。生孩子還真的是一隻腳踏入鬼門關,當時我的肚子被壓好多下的時候,我一度想和艾登說要他堅持請醫生一定要讓雀兒平安,然後他要好好養她。(唉~又是內心戲一堆)



附上一張雀兒第一次吃奶的照片,有護士小姐細心幫忙+講解,我強忍著淚水餵著這得來不易的小生命,有這樣的經歷,難怪人家都說當媽的人都很愛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